企业ABS江湖格局再生变:1.5万亿市场望再迎扩容时分

来源:21财经移动端-热点 阅读数:75 日期:2019-10-18

备案制实施即将满5周年的企业资产支持证券(ABS)格局正在迎来新的变化。

据央行10月15日公告,自今年9月起将交易所的企业ABS纳入社融规模总盘,并计入企业债券项下,这意味着企业ABS的融资影响正在受到监管部门的进一步重视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,截至9月底的企业ABS存量规模达1.57万亿元,占比超过包括CLO、ABN在内全市场资产支持证券的一半以上,而今年以来企业ABS新发产品达668只,新发规模接近7000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1%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伴随着资管新规及标准化资产口径的收窄,以银行理财为代表的更多资管机构的转标需求将会抬升, 而这将给企业ABS市场带来新的扩容机会。

三季度扫描

纳入社融总量的企业ABS规模还在不断增长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,今年前三季度新发企业ABS规模达6921.23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11.11%。

在基础资产类型上,基于供应链融资的保理债权成为了ABS产品供给的主力,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,在发行ABS项目总数排名前十的原始权益人中,商业保理公司占据多达8席,其中前四大原始权益人均为来自深圳的保理公司,合计规模超过千亿。

在今年前三季度的新增企业ABS总规模中,能够体现保理证券化的应收账款、保理融资、企业债权三类基础资产总规模达4424.06亿元。

“一方面保理和应收账款融资本身就是ABS原始权益人的主要供应者,另一方面,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传统银行、资管渠道融资受限后,越来越多地开始寻求基于供应链场景的保理融资,而这也给ABS中此类基础资产的扩容创造了条件。”北京一家股份行从事贸易融资业务人士表示。

另一位互金平台人士则指出,互金监管强化后,不少保理公司将出表渠道从互金平台转出,并向正规的ABS渠道投靠。

“互金监管强化后,单笔金额的上线限制让不少保理公司没法在互金平台做了,只能去寻找成本较高,但相对合规的ABS模式。”上述互金平台人士称。

而具体到不同管理机构,ABS业务的市场份额也在出现变化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末,中信证券仍然是企业ABS项目数量和规模第一的管理机构。

去年在项目数量上排名3、4位的方正证券和德邦证券,今年的ABS业务则有所下滑,项目数量排名分别滑落至行业的第10位和第18位,与此相对应的是,长城证券、中信建投、国泰君安三家券商则分别从2018年项目数量排名的第8位、第10位和第11位上升至今年前三季度的第4位、第5位和8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作为南方基金子公司南方资本2019年的ABS项目增长较快,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,2018年南方资本仅发行了一单规模为2.75亿元的项目,而今年前三季度,南方资本发行了多达18只项目,合计规模高达163.31亿元。

这一井喷式的发展,亦让南方资本跻身ABS管理人数量排名的前十位,同时也成为项目数量、规模排名第1的基金子公司。

“基金子公司实施净资本监管后,ABS业务所占用的风险资本系数相对较低,也成为子公司用更少净资本开展更多资产管理规模的一条可行路径。”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高管表示,“所以ABS也成为一些子公司转型的新的渠道。”

记者统计发现,包括南方资本在内,共有东方汇智、平安汇通三家基金子公司在2019年前三季度的ABS项目上突破了百亿规模,排名行业前20位。

非标的潜在生意

站在1.5万亿存量的基础上,企业ABS或正迎来新的增长点。

10月12日,央行发布的《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(征求意见稿)》,进一步收紧了非标的定义口径,这也被视为是资管新规(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)的配套细则。

根据规则要求,大量的伪标准化产品将被重新划入标准化资产,并对以银行为代表的资产管理机构重新形成非标额度挑战,根据资管新规要求,同一机构旗下产品投资非标产品的总额不得超过全部产品净资产的35%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这一举措或将促使企业ABS重新成为非标转标的重要方式。由于企业ABS在沪深交易所挂牌转让,且具有第三方估值和定价体系,因此可被认定为标准化资产。

“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底层资产主要还是标准化的信贷、信用卡分期等资产为主的,所以银行的非标资产更多还是需要通过企业ABS或交易商协会的ABN进行出表。”

不过Wind数据统计发现,银行作为原始权益人发起的ABN数量较为有限,自2014年的五年来,仅有民生银行作为发起机构发行了一单企业应收账款支持票据,而银行出现在企业ABS原始权益人名单中的项目却并不鲜见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,自2014年底企业ABS实现证券化以来,共有30家商业银行曾作为企业ABS的原始权益人,其中规模最大的前五大银行分别为兴业银行、恒丰银行、浦发银行、厦门国际银行和民生银行。

Wind数据显示,其中转让的基础资产大多是以资管计划、信托收益权等形式的非标企业债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银行作为原始权益人的企业ABS数量在今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缩减,数据显示,今年仅盛京银行、江苏江南农商行、潍坊银行成为企业ABS的原始权益人。

有ABS人士指出,当前述非标新规下达导致部分机构非标额度不足后,将会为能够实现转标的ABS业务带来机会。

“帮助银行做正规的转标业务,有可能将成为ABS下一个增长点,这个过程中资管机构可能也需要更多地贴近银行来找机会。”前述基金子公司高管坦言。

声明:本文系转载,著作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本栏目文章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beplay在线下载中心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
logo
  • 关于我们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帮助中心 | 客户留言
  • b1 b2 b3